让大漆穿梭时空??陈破德的当代漆画

中国文明传媒网 王明贤任丽娜/文

在将漆画带入古代绘画范围,探索独特的艺术语言方面,陈立德从头至尾都走在时期的前列。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上,他的漆画作品《皓月红烛》获切当代中国美术史上第一枚全国美展漆画金牌,开创了他奇特的视觉艺术特色与风格迥异的漆画本体语言特点。在上世纪80年代创作的作品中,陈立德充分发挥大漆艺术的本体语言特点,将深层的思维性理念与简洁的艺术表现手法融合为一体,观者根据题目的引导找到与自己教训世界相重叠的物象,也可能从画面本身延伸假想,补充、加入阅读,由此生成作品的张力跟多意性,将传统文化融入当下时代的构想在这些作品中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进入21世纪以来,陈立德越发器重漆画艺术逻辑语言的进一步开拓建构问题。邵大箴曾评论:“陈破德的漆画创作用‘漆语’的语法发明语境。漆画空间多是二维或‘浅箱式’空间,色彩是演绎性、构成性的,物像轮廓被赋予更多的空间结构上的意思,这使漆画本体语言的利用获得必要的自由。”在以渔女拉网为题材的作品《拉》中,画家用简约的多少何状况形成惠安渔女、渔网及鱼在二维空间的视像,借空间宰割、形体错位等手段创建视心理力场。用黑白对比跟肌理抵牾强调运动节奏。此外,应用镶嵌、堆漆、莳绘、贴金、罩明、磨显等传统大漆技巧,借金、银、铝、蛋壳、螺钿等材质发现出独具质感的肌理成果,奇妙细腻却存在强烈视觉冲击力。

艺术家陈立德曾说过:“以天然大漆为媒材作艺术的当代性抒发是艺术先贤们对弘扬中国传统漆文化高瞻远瞩的摸索和倡导。”由此,咱们可以看到他给本人确立的目标和言说方式,也能够领悟到他在诉说和承担的时代义务,这个任务在于如何承接中国传统大漆的艺术语言,并使之纳入当代艺术观点诗意而隐性的表白环节中,在此框架中融入个人和时代的元素,是他表白方法的构成过程和所蕴含的价值意思所在。在此,漆画语言失掉了独立,传统文脉在当代也得到了持续。

闽南红砖老厝(漆画) 40×60厘米 2010年 陈破德